南昌近视眼激光手术大概多少钱,南昌近视眼激光手术好不好,南昌近视眼激光手术多少钱

列表头部广告一条

南昌近视眼激光手术大概多少钱,

南昌近视眼激光手术大概多少钱,南昌近视眼激光手术好不好,南昌近视眼激光手术多少钱

参考消息网5月8日报道 港媒称,1991年5月,田勇抵达保加利亚首都索菲亚,当时42岁的她是应当地一个熟人的邀请去的,此前熟人向她保证作为一名中医她的技术将大受欢迎。

据香港《南华早报》网站5月3日报道,当时正值保加利亚历史上一段动荡的时期,当时保加利亚开始向市场经济进行痛苦的转变。这意味着高失业率、电力短缺、超市内排着长长的队伍,物价也在飞涨,尤其是在1996-1997年。许多保加利亚人开始离开这个国家,这个趋势如今还在继续。

然而,田勇的关注点似乎在其他地方。她在索菲亚注意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这里路上的车很少,而且城市旁边就是高高矗立的维托沙山。

她说:“当时是5月,但是维托沙山上还有雪。从远处看就像一个冰激凌蛋卷,我马上就喜欢上了保加利亚。”

20多年后,田勇仍然记得她第一眼看到保加利亚时的样子——人们在洒满阳光的街道上散步,到处都是鲜花,一个孩子在公园里遛狗。这段电视画面足以激起作为一个北京人的田勇对欧洲东南角上这个小国的好奇心。她说:“我以前从来没有看到这么宁静的一个地方,因为北京人太多了。后来,我一直在想问我什么时候可以造访这个国家。”

田勇还建了一个大诊所,尽管最初她一点保加利亚语也不会说。她回忆说:“我学会的头两个词是‘趴着’‘躺着’。”

报道称,田勇的保加利亚语现在还远非完美,但这一点对于现年53岁的瓦利娅·西梅奥诺娃来说算不上一个问题,过去三个月来她一直来诊所看病。

西梅奥诺娃说:“田医生很好。我对我们达到的效果很满意。”

作为第九代的中医,田勇认为,医生和病人之间的关系在这种治疗中非常重要。她说,保加利亚人为人坦诚,信赖别人。

她说:“保加利亚人胸怀宽广,互相帮助,他们会帮自己的父母、孩子,而这让我也希望帮助这里的人。”

田勇说:“医生和其他职业不同。对于我们来说,重要的是哪儿有病人,我们就在哪儿。”

保加利亚也成了田勇的女儿的家。田勇的女儿现年42岁,毕业于上海中医药大学,现在在保加利亚学习医药,最初她曾希望去西欧或者美国安顿,但是现在决定留在保加利亚。

报道称,田勇的成功表明中医在保加利亚的受欢迎程度日益提高,但是中医在这个国家却不是什么新鲜事儿。

早在20世纪90年代的政治和经济危机前,保加利亚的医院中就有针灸治疗,而且还建造了教学设施欢迎来自欧洲其他国家的学生,保加利亚早在20世纪60年代就曾首次派医生到中国学习中医。

其中一名医生玛丽亚·采科娃回国后就开始在索菲亚医学院神经科提供针灸治疗。1976年,政府下令在所有主要的地区医院,以及医疗培训机构创设针灸科。

保加利亚中医协会主席埃米尔·伊利耶夫说:“40年前,保加利亚创建了针灸治疗的良好基础,但是1989年随着政治变革的到来被不幸毁掉。”

伊利耶夫说,如今的中医医生良莠不齐。他说:“现在,有些治疗是在一些私人小诊所里进行的,有的诊所有好医生,有些诊所的医生则不合格,对于病人来说风险很大。”

今年6月份,保加利亚中医协会将迎来一个来自上海中医药大学的代表团,但是这次访问是否会带来合作项目还不得而知。(编译/刘晓燕)

相关新闻